虚凰

伪善者

去深圳寄行李之后,在旁边的肯德基买了个甜筒。
买的时候旁边柜台有个老婆婆,带着一袋用红色包装袋扎起来的杂物,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行李还是捡来的垃圾。头发花白花白的,也很乱,没有看清她的脸,想必一定是皱纹成沟壑那么深的那种。
她右手拿着一个康师傅蓝色外包装的泡面,盖子掀开了大半,就剩边可怜兮兮地搭着。我原本以为她是要点餐,不想服务员让她在最右边拿了个热水壶倒开水,我才知道她是要吃泡面。
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自己买的。一碗吃了多少顿。
原本想给她买些什么,然而甜筒已经来了。就只好右手拿着甜筒左手拎着空掉的行李箱,坐在一旁的位置看她。我也不知道为何要看她,到底是出于怜悯还是别的什么。
要知道这个心情是很煎熬的,也一直在想要不要甜筒吃完了给她买点什么。我原本以为她要出门,但是她只是坐在了最靠近侧门的位置上,把那一袋子“行李”放在桌上,侧着吃起来。
甜筒真的很大,只要六元真的很值。只是太大了,也甜的发苦。
在我左边两个座位的女士,估计也有和我类似的心思。不过她站起来了,和服务员说要点点什么给老婆婆吃。她是用手机付款的。
甜筒快吃到棕色的边的时候,出餐了。我看了看,大概是个全家桶。现在想来,如果说点的是全家桶的话,约莫有那么点讽刺。
服务员把它端到婆婆的桌上,和她说是对面的女士点给她吃的。我看不到她的表情,但是我知道在我离开之前,她没有吃。只是让它放在桌上而已。
然后我继续吃着剩下的甜筒,想着如果我不是因为这个甜筒的阻挠,会不会给她以这种形式买一份午餐。当然我是想的。
然而让一个已近古稀的人,感受到这种怜悯,到底是不是对的。给她点对于她而言还算较为“美味”的食物,尝这难得一见的幸福,到底是好,或者是不好。
再何况,在这样的环境下,这样的人千千万万,只是对这个人伸出援手,是否又是不公。伪装地“拯救”她一人而已,那么其余的人,再遇到一样的场景,要重复同样的事情么。
然后我又笑了,我想什么也没做的自己,就去批驳别人的话,只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善者。而我也太没用,我无法拯救所有这样的人。
带着这样的自嘲,我把甜筒的包装纸和餐巾纸攥在手里,这样走了出去。
在路上,碰到了一位柱双拐的婆婆,她和我说:“靓女,发发好心吧。”
我打开包的侧袋,把零钱给她,说:“抱歉只有散钱。”大概加起来有二十吧,等于三个甜筒的价钱。我想还好侧袋里没有红色的钞票,不然当时的自己一定会给出去的。

啊,还是成为了和别人一样的人呢。做这种无用的事情。
我这个,彻头彻尾的,伪善者。

评论(1)